第65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个吻时间甚至没有台上害羞的新人持续时间长,但足够让顾辞愣在那很长一段时间。

    两位新人露出幸福的笑容,各自说了想和对方说的话,有认真严肃的承诺,也有打趣的调侃。

    新人的父母也各自说了两句祝福和玩笑,这个环节气氛一度欢乐、轻松。

    直到新娘扔捧花时刘遇舟拉着他去凑热闹,顾辞都还在意外刘遇舟刚刚那个吻。

    身穿雪白婚纱的新娘背对着大家,双手拿着捧花,倒数了三个数,往身后一抛。

    不知道这个环节为了制造现场随机的氛围还是,他们彩排走流程时,特意留出这个环节没有排练过。

    因为新娘第一次抛捧花没有经验,又因为今天是一个对她来说很重要的日子,所以情绪一直很高昂的她一下子把捧花扔得很远,远到直接砸到了五排人群开外的顾辞。

    捧花在空中形成了翻滚一周三百六十度的抛物线,花束上的彩带纷飞,下一瞬正中他怀,随即被他反应慢半拍地双手接住了才幸免落地。

    周围一直盯着这束花走向的人们理所当然地追逐着花束到了顾辞身上,就连他身旁的刘遇舟都不可思议地微微张嘴。

    大家热情地喊着祝福的话,新娘在看到捧花被一个帅小伙接到时,惊讶地笑着给予他祝福:“好吧,下一个结婚的人是你,小子”

    顾辞连忙颔首远远致谢,接着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花束放到了刘遇舟的手中。在婚礼上拿到的捧花,如果你不是单身的话,要第一时间交给对象,这是大家都默认的事。

    刘遇舟今天同样也因为顾辞的举动愣神了。

    欢呼声再度响起,连新郎都忍不住开玩笑地说:“看来这两位绅士今天是一定要这么抢我风头,好吧我承认他们确实般配到我光顾着看热闹而忘了自己正在举行婚礼”

    又是一阵欢笑,刘遇舟脸红致谢,因为离得远几乎只能从口型辨认他说了什么。

    顾辞大概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对着刘遇舟比了一个大爱心,然后打了一个鼓励的手势对台上的两位新人表示祝福,随即牵起了刘遇舟的手,众人明了,沾了喜气的小情侣小跑着出教堂去约会了。

    接下来,顾辞又带着刘遇舟到华盛顿玩了几天。像是排练了很多遍一样,给刘遇舟讲了许多当地的故事。因为经常看世界各地的各种财经新闻实况,刘遇舟对生意上的事情了解不少,但倒是没听说过这些大人物竟也有这些不曾公布过的趣事。

    虽然刘遇舟不爱听八卦,可这些名人的八卦不是一般的八卦,他确实想听。

    每每在刘遇舟聚精会神听他讲故事到正要紧的地方时,顾辞总是稍微停顿故作玄虚,待刘遇舟凑过来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等待下文时,才玩捏着刘遇舟的手继续讲述经典。

    顾辞觉得这样的刘遇舟可爱死了,恨不能时时刻刻把人抱在怀里,一边逗他,一边哄他。

    这样的日子对他来说,就是他最最想要的。

    两个人相爱的人可以在一起,事业有成,家庭和睦,一切都井然有序,那才是真的幸福。

    刘遇舟没在公司的第十天,“御”客户部总监哭着给他打越洋电话要求老板回国主持大局。

    回暖以后,生意渐渐忙了起来,各行业也开始了新业务、新产品的研发。前段时间刚度过了年后最忙碌的情人节营销活动,现在刚刚三月份女王节的活动正在马不停蹄进行。忙得许多行业人士都通宵达旦,却已然不等人喘息地要开始策划五月份520的节日庆典活动。

    刘遇舟没办法继续同顾辞逗留在镁国,而且他们办理的变更手续审核也通过了,这时候正好可以回国。

    返华前夕,顾辞开心得合不拢嘴,缠着刘遇舟一块洗%澡,因为转籍的事正式确定下来了,这就把两人高兴得直腻歪。

    一个黏黏糊糊的,一个舍不得推开。

    刘遇舟嘴都让顾辞亲麻了,被他压着身%子半躺在浴缸里抵着腿根磨蹭,刘遇舟骂骂咧咧地让顾辞放开他,嘴上是六亲不认的一通数落,实际上早就让这混蛋磨红了腿根,也磨起了火。

    顾辞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就光盯着他的腿折腾,又是啃又是掐地,把刘遇舟原本白皙光滑的长腿弄得满是痕%迹也不肯放手。

    看着自己那条被他扛在肩上的腿几乎已经没有完好的地方,刘遇舟无奈道:“我说了你想要就要,怎么还不乐意了呢?”

    顾辞无辜:“我没有啊,我也不是特别想要”

    “接着编”刘遇舟一脸不相信,甚至挑起一边眉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似乎在等他说出真正的想法。

    顾辞被他看得“哎呀”一声,竟然扭扭捏捏起来了。磨蹭了许久,才跟蚊子一样小声地在他耳边说:“太兴奋了会拿捏不住的,我不想你疼”

    刘遇舟屈了屈放在他肩头的腿,轻轻踢一下顾辞肩膀,简直是要被他气笑了:“哎呦少爷,真难得您能说出这话来,您折腾我的还少吗?”

    “舟哥,有时候我真觉得”

    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