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超大的玻璃材质盖封的画,恰到好处地钳在墙壁上,那是一副任意的画,从这张画可以看出画画的人虽然画工不算扎实,但颜色搭配好看,让人看了心情也会变好那种。

    这张画,画的是z大的北校道,那条路上全是高大的芒果树,那种到了季节就会掉果子的芒果树,只可惜这种品种不是经常见到那种水果芒果,并不算好吃,否则不等自然掉落早让学生们摘完了。

    看到这张画,刘遇舟想起来几年前他和顾辞走在这条路上的场景,周围学生三三两两,他和顾辞大大方方地牵着手走在校道上,不少人向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两个样貌、身高都出挑的男人牵着手走在校园里,自然是整天让忙于学业的学生们起兴趣的,那些顺路的更是一路都盯着他们两个看。

    那时候顾辞总爱偷亲他,不过也只是亲亲脸,因为刘遇舟说过,在公共场合要注意影响,不能破坏别人的生活体验。

    上了一上午课的顾辞忍得辛苦,但因为刘遇舟严厉的训斥,亲亲抱抱的想法也只能作罢,于是便有了偷亲这一出。他们每天都要从条路步行去食堂吃饭,有经常碰到他们两个的还偷偷拍过他们的照片,校园论坛上传疯了,其中最火的那张恰好拍到了顾辞转头亲刘遇舟的画面。

    因为这个论坛消息灵通、神仙聚集,顾辞也常常在上面冲浪。 一天,顾辞吃瓜忽然吃到自己,那篇文章图文并茂,深得他心,他把文章收藏了起来,还关注了那个楼主。

    楼主被正主关注了更是再接再厉开了新贴,请各路淑女绅士一齐坐沙发磕cp,这件事就这么小火了一阵,后来大家对混血儿和高富帅的恋爱日常见惯不惯了,也就只有cp粉们暗自磕了。

    刘遇舟并不知道自己在z大的论坛里小火了一阵,只当z大的学生们遇到他们时一直看过来是在磕顾辞的颜,那时候他还挺烦躁的,小狼狗长得太惹眼了,那些目光总黏着他,顾辞跟个吸铁石一样,走哪哪有人观赏。

    顾辞从身后抱住了站在原地愣神的刘遇舟,亲吻他的耳朵:“你画的那几张画我都很喜欢,这张是我最喜欢的,我给做成海报镶墙上了,做完才发现我好像还没有找画师授权”

    他的声线本就苏,不是那种浓浓的烟嗓,是光听声音还以为是个高中生那种,凑到耳边说的时候声音就更加苏了:“画师大人,我把这幅画挂在这儿,可以么?”

    耳朵被人亲得痒痒的,刘遇舟轻轻侧了侧头,躲着顾辞的亲吻:“不让挂你会摘吗?”

    任是习惯了顾辞天马行空的思维他刘遇舟也没想到自己当年闲得无聊随便画的一幅不是当事人根本看不出来是哪的风景画,居然被当成是拍卖品一样大喇喇地挂在办公室这么重要的地方。

    顾辞可不管他同不同意,画师人都是他的,还担心一幅画拿不下?

    “不,我会说服画师,他最喜欢我了,不会不同意的”顾辞用脑袋拱了拱刘遇舟的劲侧,说起骚话来脸不红心不跳,脸皮似乎又厚了一些。

    刘遇舟转过身来,仰头看着比他高了不少的顾辞:“要不要脸了?”

    顾辞微微弯腰,舍不得怀里的人高高抬头,那样脖子会酸:“要,当然要,我家宝宝那么喜欢我的脸,这可不能丢”

    “你够了啊,在办公室正经点”看着眼前的人越凑越近,刘遇舟想拉开距离,可后腰此时被男人的手臂紧紧箍住,无法动弹。

    “哥~亲一个嘛,啊?就一下,亲完就说正经事,我保证”他抱着恋人,撒得一手好娇。

    刘遇舟被他哄得心痒痒,眼前的男人周围仿佛加了一层滤镜,空气中漂浮着粉色泡泡:“真是受不了你,都二十来岁了还这么爱撒娇”

    “我也不爱撒娇的,可没办法,我们家宝宝就吃这套~”顾辞捆着他的手臂突然使劲,霸道地将身体向后仰的刘遇舟带向自己,紧接着就“啊呜”一口咬住。

    “我——”我什么时候就爱吃这一套了?

    刘遇舟话没说完就被耍无赖的小狼狗叼住了嘴巴,摁住他那是一顿啃。

    亲着亲着,顾辞还嫌一直低着头累的慌,兜着人家的屁股把人抱起来,跟抱小孩一样抱着走了两步,把人放在高一点的摆了一个摆件的桌子上,将他困在自己跟桌子之间,然后专心地吻着怀里的人。

    刘遇舟力气自然比不上顾辞大,没做无谓的反抗,而是将计就计与他深吻,有意把被动变为主动,慢慢掌控主权。

    顾辞一开始还不乐意,捧着刘遇舟的脸不退步,哪知刘遇舟却一会儿轻咬着他的唇,一会儿吮他的唇珠,弄得他整个人酥麻酥麻的,丢了节奏。

    刘遇舟亲吻着小情人柔软的嘴唇,搅乱顾辞霸道的节奏,取而代之是自己温柔且细腻的亲吻方式。

    沉溺在刘遇舟的温柔乡,顾辞少有地被亲到这么爽,连手上的力道也不知不觉地放轻了,在他情迷意乱时,刘遇舟的巧舌却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他嘴里全身而退。

    顾辞意犹未尽没亲够,还想追上来逮住恋人继续这个令人陶醉的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