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让人羡慕得是,他的父母还给他挑了一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妻。

    圈里都在传刘遇舟想推掉这门他从来都没有认可的婚事,很多人都在劝他不要推掉。

    所谓的未婚妻袁梦雅是巴黎歌剧院唯一一个华国c位白天鹅,华国年轻一辈最有名的巴雷舞者,曾多次获得奖项,追求者更是从宁锦市排到了鸥洲。

    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刘少爷要推脱这个父母替他定下的婚约。 然而,没等出个解释,他在前两天已经先斩后奏,悄悄地和另一个人扯证了。

    后面来的那辆车,颜色高调的玛莎拉蒂吸引了周围人的眼球,去宴会的不仅是上流社会的,还要很多明星和记者,要进门的人纷纷看向了从车上下来的男人。

    看到人后,很多人都扫兴地收回目光,继续往酒店里面走,张恒嘛,gay圈有名的渣男。

    尽管不是圈里人,也差不多都知道他那点丑事了,但碍于人家有钱,也就依然商业互吹,没有明面上对他无理,心里都不知道暗骂了多少次渣男了。

    这周围十米,保不准就有和他发生过关系的人,事情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规规矩矩的酒店门口并嘈杂,有人突然惊呼一声,所有人便又看向了张恒,一有这样的惊呼声,大家都会下意识地看向比较“出名”的张恒。

    只见较张恒之前下车的刘遇舟驻足等他,然后挽上了他的臂弯,两人相视一笑,看嘴型可以知道他们互相说了一句话,不过声音太小,没有听的清楚。

    两人举止已经算得上亲密了,虽然华国早在五十多年前已经允许同性婚姻了,这样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臂,还是难免让人另眼相看地,想不被误会也难。

    “遵守规定,对你我都好”刘遇舟微笑,看着眼前高自己半个头的男人,“含情脉脉”地说。

    张恒配合地低头凑近他,笑道:“放心,不会搞砸的”

    看见这俩人出双入对,那贵圈里传的刘遇舟拒婚也就说得过去了,只是这么好的一个男人配张恒就不止是委屈了,同时还替袁梦雅感到不值。

    两人并肩进门,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目光,走进了酒店。

    宴会大厅里,所有人都把握资源攀关系的攀关系,叙旧的叙旧。

    刘遇舟正和钟阎说着话,突然跑过来一个男孩,这男孩白白嫩嫩的,放眼整个宁锦城,这种精致好看的小男孩不多,再加上他那身衣服的牌子辨识度实在高,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位是宁锦太子爷。

    早就听说,钟阎拐了小萧总,今天看见了,真还挺般配。

    钟阎帮男孩整理着西装,低声哄他:“别闹”

    钟阎温声给男孩和刘遇舟分别做介绍。

    刘遇舟和刚认识的萧柯说了没两句话,张恒却不知道从哪冒出来。

    “舟舟!”不远处,张恒大步走来,对钟阎和萧柯点头算是打招呼。

    几人都认识,就没必要介绍什么了。

    在刘遇舟面前停下,他说:“怎么眨眼功夫就不见了,原来是在和阎总聊天”

    看气氛不妙,钟阎示意身边的小家伙可以走了,萧柯也非常配合地说:“啊,我们家猫还没喂呢。表哥我们先回去了,你们聊”

    小两口牵着手走了,留下他和张恒干瞪眼。

    刘遇舟脸上的笑在听到张恒声音的时候就挂不住了,所以才会被钟阎二人看出来,果然,他们两个还是不能疏离得太明显,不过要太真心实意对待张恒,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可以,这辈子他都不希望和张恒有任何关系。

    他冷脸看着张恒,语气是毫不客气的那种:“张恒我记得我说过,做好你的本分,别得寸进尺”

    面对妻子的警告张恒没有发怒,也没有反驳,只是把他逼到墙角,这个地方很隐蔽,他刚才都找了很久才找到,他一点都不担心会有人路过:“刘遇舟你是不是忘了,两天前,我们领证了”

    “那又怎样?现在你的车和房子、银行卡担保人都是我,你想露宿街头吗?”说完,他还得意地挑着细眉。

    张恒也没怒,只是往前又靠近了他一步,手撑在他耳朵旁边的墙上,低头说:“既然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被壁咚的刘遇舟也不慌,他知道张恒不能把他怎么样,于是便嚣张地说:“很简单,只要我一不高兴跟你离个婚,你的钱就都是我的了。接着轻而易举就一跃进军宁锦首富,顺便惩恶扬善,替大家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唔——”

    虽然还想继续说下去,但嘴已经被堵住了。

    挣扎着要推开他,可惜他低估了张恒的力气,怎么也推不开不禁感叹,这人属牛的吗?力气这么大。

    把人压在墙上亲这种事情张恒没少做,不过头一次遇到会挣扎的,这就让他很兴奋了,越吻越用力,直到把怀里的人吻得缺氧才松口。

    “想不到,你是这种味道的”回味般地舔着嘴角,张恒欠得让人五体投地。

    刘遇舟哪能任人欺负?他扬起手就给了张恒一耳光,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