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1/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艺被兄弟俩紧紧围住。

    「刚吃饱,不可以躺着。」

    兄弟俩一致否决。

    为了健康,小艺只能默默接受了哥哥们爱的否决。

    但是小艺耍起赖皮也是无敌的,她倒在大哥结实的肩膀上。

    「那我这样睡。」

    小艺闭上双眼。

    大哥轻轻晃着身体,她也是继续装睡。

    看起来是决心谁也不理了。

    兄弟俩互看一眼,像是有心电感应一样,读取到对方的讯息。

    「这样脖子会痠痛的。」

    大哥轻轻地将小艺抱起。

    让小艺枕在自己的腿上,白皙的长腿则是在二哥腿上,长长的沙发成了小床。

    小艺睡觉一直有个习惯,就是喜欢侧睡,只要躺着非侧躺不可。

    任性的女孩转了身,背对哥哥们。

    大哥和二哥互看一眼,齐齐说

    「吃饱别侧躺。」

    兄弟俩轻轻的将宝贝转正。

    小艺又翻身,哥哥们又将她转正。

    来往多次。

    比起两个优秀的猎人,单纯可爱的小兔子倒是先暴怒。

    「大哥、二哥,你们好烦喔~」

    小艺坐起身来,双手交叉于胸前。

    标准生气的样子。

    看到粉嫩的小嘴嘟着。

    二哥连连吞了口水。

    向来自律的大哥也有点按耐不住。

    小艺随便一个举动都可以激起慾火。

    不论多渴望,兄弟俩依然清楚现在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安抚好妹妹。

    「宝贝,过了今天你就18岁了,以后上大学会参加社团活动去夜衝、夜唱、去酒吧或是夜店玩甚至是交男友,我们相处的时间会越来越少…..。」

    二哥按照原计画,完美詮释着何谓卖惨。

    大哥在一旁听那装可怜的口吻,都快笑出来,二哥真的很会演,如果不当科学家,改去演艺圈,绝对可以拿到影帝。

    听到二哥的说词,小艺不自觉的开始幻想大学的美好生活。

    不过…..,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还没找到盲点前,就先看到二哥真的好像有挤出眼泪,小艺内心不自觉的内疚起来。

    哥哥们就像是父母一样,要兼顾课业又要把她拉扯带大,哥哥们会如此不捨好像也是合理的,她这样做是不是太坏了?

    「二哥….。」

    柔柔的声音,穿透兄弟俩的耳朵,下面早就已经高高升起,好在小艺没去注意那边。

    小艺只专注于怎么安慰二哥。

    小艺轻轻牵起二哥的手,在空中晃呀晃。

    看二哥没有反应,小艺痴痴地看向大哥,请求帮助。

    这就是兄弟要的效果。

    先要让小艺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让她深刻明白谁才是养她的人。

    让雏鸟自己离不开鸟巢,这就是兄弟俩的计画的重点。

    为了大计,兄弟俩只能忍着,定力强的大哥还能控制,但是二哥已经快要失守。

    兄弟俩互看一眼,哥哥们各自认真思考着数学公式与天文物理,转移注意力。

    可惜,艰深的公式没有起任何作用。

    「小艺,你知道哥哥们都是为你好的。」

    二哥先投降。

    小艺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

    「以后我不会去酒吧、夜店,放学后会乖乖的和哥哥回家。」

    果然,知妹莫如兄,兄弟俩算的可是准确无误。

    「没事,长大了,以后上班还是会需要社交。」

    大哥照着计划再补一刀。

    他们不只要鸟不离开牢笼,甚至是雏鸟自己主动筑起一个笼。

    「大哥、二哥,没有人比你们重要。」

    小艺娇弱的说

    这楚楚动人的声音和汪汪的眼睛,兄弟们真的招架不住。

章节目录